• 妦繫請俋籀埻等

    2018-01-23 07:00 懂埭ㄩ堍雄衧蠶楷億埭

    1979爛1堎挋邿眾伅撫⑹槨薺潰脤巹埜頗抎暮﹝

    ﹛﹛﹛﹛※艘善賸鎘ˋ諾潔褪悝褫眕蜊曹扂蠅艘華⑩腔弝珧ㄐ§假贗玴ㄛ佸е迅ㄥ敵嗔獃項蝙梩靽ね孝饒偭蔡蒪皆憯碳銘ョ假t咡§ㄛ涴岆毞恅悝砩砱奻腔諾潔褪悝˙媼岆※萋湛§ㄛ眕蔚儂ん扢掘睿佫虭玶姪梉玫桶﹝奧假贗玴炕偵媏華⑩§符岆諾潔褪悝迵侚鉓魂郔踡躇腔薊賦萸ㄛ珩ョョ岆佸л稊傰彃梩靽ね岌睆倚掛韋ㄩ鷈埽黨輓﹝

    ﹛﹛﹛﹛2017爛篻つ室藚槿濬埏炵悝扲齬靡笢ㄛ扂弊囀華僕衄4垀詢苺奻埤ㄛ奻漆极郤悝埏珨撼輷廷擠蝪棽ㄛ控儔极郤湮悝﹜控儔湮悝腔堍雄瓟悝旃噶垀睿毞踩极郤悝埏齬婓岍賜菴151-200靡﹝

    ﹛﹛璨儒嬴虛嬴虛督昢源醱ㄛ笙陓迵璨儒嬴虛磁釬ㄛ秪峈※坳腴覃异貌腔瑞跡躲笙陓燴癩眈磁﹝§璨儒嬴虛腔※腴覃异貌§掘忳珛囀諫隅ㄛ坳腔湮藷蚚忒馱躂釬ㄛ珨蚸珨俓飲豪賸竭嗣髡痲﹝諦滇湛善70すㄛ夤劓す怢弝珧準都疑﹝嬴虛督昢源醱腔蚥岊ㄛ珩跤賸笙陓昜珛珨跺衄薯腔旋翑﹝

    ﹛﹛曾淵滄博士10月11日,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出的以置業為主的房屋政策,包括「港人首置上車盤」和「綠置居」、「白居二」痡`化。近日,她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出香港目前有近76萬個公屋,增至80萬個就足夠照顧基層家庭需要,今後會將部分新落成的公屋改為居屋,以「綠置居」的方式出售給目前公屋居民,公屋居民搬入新居屋後,空出來的公屋就可以租給其他有需要的人,因此公屋數量沒有減少,這比部分人所建議的直接出售公屋給現有的居民強,直接出售公屋使公屋管理複雜,同一座建築物有公屋,有變成私屋的公屋。當然,特區政府不論做什麼事,反對派一定會反對,有反對派認為林鄭月娥中了新加坡組屋政策的毒。這些人無知到了極點,新加坡建國52年,最受老百姓支持的政策就是組屋政策,新加坡組屋政策也是不少香港人所羨慕的,新加坡政府在過去許多年,公共房屋政策就是以出售為主,政府以低於成本價出售組屋給新加坡公民,新加坡公民住滿組屋5年後可以出售組屋給同樣有資格買組屋的家庭而不必補地價,不必補地價也等於這些組屋永遠是組屋,不會變成私樓。這種情況比香港政策好,香港居屋補地價之後就變成私屋,居屋就少了,因此,近年來香港也推出「白居二」政策,即允許居屋業主免補地價出售居屋給同樣有資格購買居屋的人。這是好政策,當年推出時我也曾經撰文支持並希望「白居二」政策可以長久推出。現在,林鄭月娥也決定將「白居二」政策痡`化,當「綠置居」、「白居二」痡`化,同時盡可能將部分公屋改為「綠置居」居屋,允許大量居屋免補地價出售給其他有資格申請居屋者。以「白居二」形式出售居屋的人可以賺到一筆錢,他們多數會買入私樓、搬走,於是成了一個置業階梯,先由公屋開始,經「綠置居」買居屋,再以「白居二」方式賣居屋,買入私樓,一步步改善自己的生活素質,同時達到置業的目的,置業對許多香港人來說,是人生最重要的投資決定。為了提高「綠置居」的吸引力,「綠置居」的售價應該比較低,比目前居屋的售價更低,以吸引公屋居民放棄公屋,除此之外,公屋富戶政策也可以考慮進一步收緊,公屋是為了照顧窮人的政策,當窮人收入改善,就不應該再霸佔公屋,因此,富戶租金必須再大幅增加,目前公屋富戶所交的所謂市值租金實際上遠遠低於真正的市值租金,使不少富戶依然住在公屋,對「綠置居」興趣不大。梁立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模式近年受世界多地認可,反而在香港有人攻擊和謾罵。香港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出席基本法研討會時表示,中國不會放棄共產黨的領導,香港人也不能迴避共產黨繼續領導中國的國情。雖然,王振民所言的只是極為普通的常理,但在香港卻難得聽到如此坦誠真確的言論,因為,近年來香港的意識形態已被小部分反中亂港的人所壟斷,他們將西方民主作為唯一的核心價值,將反共仇共和爭取民主自由劃上等號,為了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更不惜將在共產黨領導下取得偉大成就的中國內地妖魔化,將入世未深的年輕人洗腦,誘導他們成為反中亂港的生力軍。令人痛心的是,香港部分愛國人士並沒有對這些行為作針鋒相對的批評鬥爭,反而視之為民主社會的正常現象,在所謂言論自由、獨立思考的掩蓋之下,香港已日漸淪落成背離祖國、仇共反共的魔鬼怪嬰。澄清香港社會存在的誤解事實上,香港被英國殖民統治過百年,受西方文化影響甚深,有人不願接受香港回歸祖國的現實是無可避免的,但絕大部分香港人是對國家懷有深厚感情的,筆者曾多次舉證,即使是在中國最貧困、最艱難的時候,他們也忘不了自己的根,就是那些曾經受了不少苦,當年從內地偷渡到香港的人,仍然改不了他們的一顆中國心。但為什麼今日中國已變得如此強大,深受世人景仰、羨慕之際,香港卻反其道而行之呢?問題正出在香港回歸20年以來,香港有些人誤解了「一國兩制」的定義,放棄了愛國教育,他們將香港視為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將「兩制」視作互不相干甚至是互相對立的兩種制度。他們以為,在「兩制」之下可以為所欲為。從部分立法會議員的行為所見,他們不但不願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的現實,而且以反共為樂、反共為榮。事實上,反對派議員中就有不少人是憑其反共、反中甚至提倡「港獨」的激烈言行贏得立法會議員寶座的,令立法會成為香港的亂源。本來,以愛國陣營的力量和政府資源,就算幾隻蒼蠅嗡嗡叫也成不了大事,可惜,建制陣營中也有不少人存在錯誤的觀念,對反對派的所作所為缺乏正確的評價,以至養癰為患,讓反對派撒豆成兵,在立法會以少勝多,掌控大局。他們開口埋口「我們香港人」,其實香港人有口難言,只有黯然接受這種黑白顛倒的局面,事實上卻是:「港人無奈空嗟歎,身逢亂世又一年」。最近無意中看到戴慶成先生的一篇文章,題目是《突破三大思維模式,換位思考香港與內地問題》,可以肯定,戴先生的見解也代表了不少愛國人士的看法,然而,正是這種錯誤看法,才會令香港長期置於紛亂之中。文章說:「回歸20周年,兩地相互猜忌。這一邊廂,港人擔憂中央加強對香港的控制,離心力越來越大;另一邊廂,中央政府擔憂港獨思潮冒起,加緊介入香港內部事務。其實,若大家能換位思考香港與內地問題,中央多了解港人的思維,相信港人和特區政府有能力管好香港,而港人相信中央出發點是用心良苦,不去處處挑戰北京在香港的威信,彼此互不信任的緊張局面自然就會消失,很多問題亦能迎刃而解。」我相信,戴先生的文章出自一片善意,可惜,其中的立論卻是值得商榷的。首先,文中所謂港人,並不能代表所有香港人。因為,絕大部分的香港人並不擔心中央對香港加強管制,相反,他們相信中央政府,甚至希望中央政府加強管制,以平息香港目前的政治亂象;第二,並非中央政府擔憂「港獨」思潮而介入香港內部事務,相反,是「港獨」思潮的猖獗,才引起中央政府的注意,這是因果倒置;最重要的一點,是中央政府和香港並不是處於平等位置的,香港的所有權力,都是中央政府授予,中央政府可以尊重港人的意願,香港卻沒資格和中央政府分庭抗禮,所以根本沒有所謂換位思考的問題,正是這種錯誤邏輯,造成了香港的管治混亂。應客觀全面認識祖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明確指出:香港有人想與國家切割,關起門過小日子,一方面將中央依法行使管治權,履行主權者責任,甚至中央官員講句說話,都講成是中央干預。但另一方面又主動邀請外國干預。他呼籲,現在是時候改變對中國共產黨的偏見,港人應客觀全面認識祖國及憲法體制。在回歸已經20載的今天,尚有人敢公開反對共產黨的領導,提出「港獨」的狂囂話題,可見我們對反對派的容忍已經太過分了。要香港能回復安定,讓香港真正地回歸,所有愛國人士就應該挺身而出,旗幟鮮明地維護國家主權,義無反顧地支持共產黨領導!韋剛粵仁達聯誼會20年前的6月30日晚,在剛落成不久的灣仔北會展中心內,數千人雲集在莊嚴的大禮堂中。外面是滂沱大雨,堂內是熱血沸騰、氣氛隆重。我當時有幸以廣東省第8屆港區人大代表身份參加盛典。任何一個中國人、香港人在這一刻都會心潮激盪,多少人,包括我的家人,在同一時刻,通過電視直播,都同樣地在電視機前含蚍鶷。對我們香港的廣東省人民代表來說,這一天更有非常特殊的意義:香港已經成了祖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不再有屬於省級的港區人民代表,而只有全國人民代表。所以作為廣東省港區人大代表的37人,在幾個月後,當廣東省第8屆人大代表會議換屆之際,我們便光榮地結束了任務,部分原代表會通過香港的選舉委員會選舉而轉任全國人大港區代表,其他的便會繼續以不同方式在不同崗位為港人服務。自1977年開始廣東省人民代表大會有港區代表以還,直到1997年,共有76人曾當選此任務。當臨近回歸時,參加廣東省人大常委會的三位港區代表以及其他資深代表,籌備建立聯誼會以資聯繫及進行力所能及的服務港人、愛國愛港的事務,命名為粵仁達聯誼會,並把成立日期定為1997年7月1日,與香港特區同時誕生,也象徵荍畯抴銊牳s東省人大代表為人民服務的赤誠不息、初衷永傳。雖然我們已經離開了人民代表大會的會堂,但是無忘曾經是人民代表的職責。回歸後,各方反對勢力都利用各種渠道反對特區政府和中央,謠言遍地,謬論連篇,更發展為「港獨」、「本土」、「自主」等宣揚奪權的反動言論。在行動上亦加以配合,最突出的就是「佔中」、「旺角暴動」和反對派政客發動的各種暴力行動。我們對此堅決反對,穩守愛國愛港立場,在媒體上發表批判文章、刊登廣告、召開座談、組織街頭抗爭......總之,20年來,與特區政府同日而生的我會,誓與特區憂戚相關、歡悲與共;與港人同命運、共前途,在祖國的關懷指引下走上我們的陽關大道。為了薪火相傳,為了延續我會壯旺的生命力和戰鬥力,在原廣東省港區人大代表的核心上,我會吸收了時代的精英、愛國愛港的同仁為會員。老一輩的少壯已不待,鬢髮已蒼蒼,回首20年來,歌頌回歸後的日子,筆者心潮澎湃,謹賦七律一首以誌:滂沱洗脫百年愁,米旗雖褪債未休。胡兒灑淚悲落日,漢賊吞聲度陰謀。眾擁紫荊輝南國,國歌旭日耀五洲。廿載履行優制度,帶路聯創大金甌。(註:「大灣區」所處珠江三角洲,素有「金斗灣」之稱,盛產魚米。未來將發展成綜合產區。)【文匯網訊】文|蕭雪樺日前發覺,網上有個「現代標準漢語與粵語對照資料庫」,在粵語與標準漢語對換時,若苦於難覓適當用語,不妨借助這個資料庫。這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設立的,早在二零零一年就完成。我如今才知道,有點後知後覺。資料庫計劃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根據香港中小學生的作文和報刊文章,再查考各種粵語方言詞典,編製成這個資料庫,供學校和市民使用。參與的有多位教授和研究人員。資料庫的使用相當方便,可以直接輸入粵語詞或現代漢語詞作雙向檢索;要以粵語詞檢索,還可以利用拼音、部首、詞類索引。例如在詞類的「代詞」類,可以找到「一」、「乜野」、「人地」等等粵語詞。無論你說的是粵語還普通話,都可以借助它改善溝通、表達能力。不過,資料庫「敬請留意」:「……2001年完成,及後並沒有修訂和補充。」這給人一個「商業交易」的感覺,政府優質教育基金的資助用完了便「萬事大吉」,恕不「加場」。於是,粗疏難免。在曾子凡的《香港粵語慣用語研究》一書中看到一段有趣資料:粵語「八月十五」的語源。粵人在特定語境下聞說「八月十五」,自當別有領會,知道所指不是中秋,而是屁股。從「中秋」聯想到「月亮」,再聯想到「屁股」似乎是正常的思維路徑。據上書所引,有詞書說「屁股渾圓,似八月十五的月亮,故云」;有說「謔稱屁股蛋兒」;有說「八月十五是個圓滿的中秋節,就因為太圓滿,所以俗話將它代表屁股」。倒是《廣州方言詞典》解釋得對:「戲指屁股。八月十五吃碌柚,與『囉柚』音近,囉柚為(粵語)屁股俗稱。」粵人其實也單以一「囉」字指屁股。而在上述資料庫,輸入「屁股」,亦找到「屎2胐(忽)7」的粵語詞作對照。真有趣。「朏」字指的是「新月初現」,與「滿月」剛好相對,而都指屁股,粵人對於月亮的聯想不可思議耶而據也是中大的「粵語配音配詞字庫」,「朏」只讀「非」。所有語言都有一定的文化內涵,粵語源遠流長,自有豐富內容可以追尋。只是語源久遠而生活環境恆變,很多古僻用字和習語來源難免被遺忘。所幸是,近年廣東與香港不少學者和熱心於「撐粵語」的人都有所茪O,希望前人的智慧結晶得以籍此及時保存下來。用語還可以解釋一些民俗。舊時小孩生日會吃紅雞蛋,如今雞蛋不貴,紅雞蛋已罕見。為什麼要吃紅雞蛋據《廣州話方言詞典》,雞蛋有蛋黃,小孩吃了,希望有「有皇(黃)管」也。粵人素來山高皇帝遠,樂於「冇皇管」,但對於小孩,則希望有所管束。(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全媒體新聞中心供稿)責任編輯:慧郭中行資深評論員立法會行管會決定,向因瀆誓案喪失議員資格的梁羅劉姚「DQ四丑」,追討270萬至310萬元不等的薪津。「DQ四丑」直斥「荒謬、政治打壓」,更指議員不應「有汗出、無糧出」,呼籲港人下月3日參與遊行,反對行管會的政治迫害云云。反對派在宣誓一役之後將政治迫害說了上千篇,可惜市民都不以為然,原因很簡單,政治迫害都要有「主謀」,但現在判處「DQ四丑」喪失議席的是法庭,難道法庭是政治迫害的「主謀」?說好了司法獨立又在哪裡?要求「DQ四丑」回水,不是政治迫害,而是依法辦事,高等法院判定「DQ四丑」被取消議席的日期,是追溯至首次宣誓即去年的10月12日。即是說,「DQ四丑」在10月12日開始已經不是議員,他們所領取的薪津都不屬於他們,必須歸還。全數追討天公地道,否則就是白白浪費了市民公帑,也有不尊重法庭之嫌。「DQ四丑」說有關薪津已經花掉,他們亦付出了勞力,追討是沒有道理,是「有汗出、無糧出」云云。但他們出了什麼汗呢?是在辦公室通宵達旦地打機,還是長期缺席地拉布呢?長期躲在冷氣房的人竟會出汗,可說是咄咄怪事。而且,是他們違法違規在先,才喪失議員資格和福利,是他們咎由自取,等於公務員觸犯法例被判刑,亦會失去退休金及長俸。這些退休金及長俸都是他們以前工作所取得的報酬,但違法違規之後同樣會被取消。現在立法會議員犯事被判罰,追回之前發出的薪津及預支的津貼,請問有什麼問題?至於他們自己大花筒,將錢花乾花淨,這是他們自己的事,要賣樓要破產也是與人無尤,沒有理由要納稅人為這些瀆誓人士埋單。追討「DQ四丑」薪津天公地道,如果立法會沒有認真追討,才應該受到市民的批評。「DQ四丑」當然估不到,本來打算在宣誓時做做騷,向激進支持者顯示自己的抗爭精神,本小而利大,估不到中央重錘出擊遏止「港獨」,法庭依法判決,最終令他們引火自焚。現在眼見玩出火,不但議席沒有了,更要將大筆薪津回水,自然要拚死頑抗,但他們也知道成功機會不大,所以劉小麗、梁國雄等人近日亦開始打明年3月的補選主意。本來,兩人早前以所謂政治倫理為由,表明不會參選明年3月的補選,及後反對派亦開始部署所謂初選機制,如無意外,馮檢基、范國威最大機會出線。但現在形勢卻出現變化,「DQ四丑」估不到真的被立法會要求回水,賴賬最多賴一時三刻,最終還是要還錢,更可能要破產。這樣劉小麗、梁國雄在時間上便不可能參與第二輪補選。相反,首輪補選在明年3月,屆時有關回水的爭議應該仍未解決,他們亦暫不用破產,這樣便可以參選甚至重返議會。近日劉小麗已經開始轉口風表示有意參與明年九龍西補選,而一些不滿馮檢基戀棧權位的反對派政黨和人士包括民協一些自己人,為了打壓馮檢基,也紛紛表態支持劉小麗參選。始終,對其他反對派政黨而言,這個議席本來是劉小麗,由她出選問題不大,但如果讓路馮檢基,等於用自己的資源坐大對手,民主黨、公民黨怎會這麼笨?所以,劉小麗的轉扆捁鴾]獲得不少反對派人士的支持。現在劉小麗轉扆捁鵅A初選還搞不搞?很可能是搞不成,劉小麗既然認為自己出選是理所當然,又怎會讓馮檢基有「偷雞」的機會。面對這樣的形勢,馮檢基現時相當被動,既不能直接勸退、逼退劉小麗,但又不甘心讓路終結自己的政治生涯。既然如此,不如放手一搏還有一絲機會。政治利益永遠都協調不了,反對派初選只是一廂情願而已。

    ﹛﹛筍荂僅漆濂竭辦勤涴遴耦婥儂枑堤珨炵蹈祥雛ㄛ婦嬤竘э黑﹜錨窒璃祥逋脹﹝﹛﹛惆耋備ㄛ俋賜笨聆ㄛ荂僅淏婓膘婖腔弊莉陔瑤譫峎親擘杻瘍褫夔珩頗溫ィ樟哿妏蚚譙跡-29K﹝

    ﹛﹛蝜珨庤輛俴揭楠ㄛ郔嗣楠200啋祫1000啋ㄛ拸楊植跦掛奻債橈謗模阨彆虛婑秞鷗鮽帎﹝植6堎爺羲宎ㄛ硒楊笢勦巖2靡傑奪埜煦梗匯忐婓阨彆虛ヶㄛ楷珋嶽務鷗鬩芞動敔ひ﹝※傑奪埜匯婓藷諳ㄛ扂蠅珩祥疑砩佷婬覃湮汒秞賸﹝§謗模棻种桵ㄛ憩森礿衁﹝

    ﹛﹛§祥徹鍔卼蟹衄虳疻熄華岆ㄛ珋婓竭嗣迡釬佴驕碩齔躉驦◎Ёㄡㄛ衄虳祥茼蜆祥眭耋腔抎ㄛ坻蠅羶衄黍徹ㄛ※掀蝖飯嚍永峞溼辣褸﹝珨抶▲綻瞼襞◎憩眭耋ㄛ硐岆艘徹萇弝曄﹝奧衄虳迡釬侗芮僆挾譏瑱性藉ㄛ黍橾抎珩黍腕掀誕嗣﹝勤謂譁橾蚽﹜奠棗犖董##涴虳飲眭耋珨萸嫁ㄛ岆疑岈①§﹝

    §匐鼠旂潠賡犖蔬植п匙狤奧懂﹝

    ﹛﹛ㄗ褽璨牳漆俋厙猁恓窒翋峉>厙桴鼠豢控等樓蔣蔣踢郔詢嗣冞%2014爛6堎1208:55懂埭:陲源粗き恁詨:David﹛﹛扽衾⑩譎腔遼辣撫笝衾懂賸ㄛ2014匙昹岍賜戚蔚峈扂蠅湍懂淕淕珨跺堎腔釧邠慾①﹝翑哏岍賜戚ㄛ壺賸ヾ嬴睿秞氈ㄛ絞閡粒椏鄘芊側蚑情ㄛ等部噥笨蚔牁蔚婓岍賜戚ぶ潔姻磔艨砥偷捻牳蚑情探騠ㄛ植6堎10梪艞巡戊0604ぶㄘ祫婦漪岍賜戚樵最腔蔣ぶぶ潔ㄛ等部拻湮橾俙楊ㄗ﹜﹜﹜睿ㄘ殿蔣薹蔚垓覦慓4%ㄗ撈植埻懂腔65%崝樓祫69%ㄘㄛ撈笢蔣蔣踢蔚掀帤樓蔣奀嗣冞%˙肮奀ㄛ踏爛陔奻庈腔樟楊厙樓蔣賦旰綴樟哿冞綻瞳ㄛ殿蔣薹蔚姻禡慓6%ㄗ撈植埻懂腔65%崝樓祫71%ㄘㄛ撈笢蔣蔣踢掀帤樓蔣奀嗣冞%ㄛ蝝佪壖ㄛろ搥簆......﹛﹛﹛﹛樓蔣鼠宒ㄩ﹛﹛帤樓蔣ㄩ噥笨部棒腔羲蔣SP硉眈傚ㄛ婬傚眕2啋ㄛ婬傚眕捷杅ㄛ婬傚眕65%腔殿蔣薹ㄛ撈峈笢蔣蔣踢﹝﹛﹛樓蔣綴ㄩ噥笨部棒腔羲蔣SP硉眈傚ㄛ婬傚眕2啋ㄛ婬傚眕捷杅ㄛ婬傚眕69%ㄗ麼71%ㄘ腔殿蔣薹ㄛ撈峈笢蔣蔣踢﹝む笢69%腔殿蔣薹渀勤腔岆吨す蛹﹜掀煦﹜奻狟等邧﹜軞輛⑩杅睿圉奕﹠瘛ㄛ71%腔殿蔣薹渀勤腔岆吨蛹徹壽俙楊﹝

    ﹛﹛漆惆婀燭奀測覜ㄛむ翋极侔蹟唅蔑﹜侔喘謫﹜侔桶攫ㄛ垀衄啋匼賦磁峈操湮腔※奀潔竘э§で醱奧懂ㄛ侔綱婓煌楛觴岍笢蝌雄覂佸З覺粉黃赮﹝嫖荌笢艦簋堤腔踢伎奀潔衡薜ㄛ寀譚副炭拉褊捫ㄛ氬褻堤盪壅譆陔腔湮ァ窐覜﹝奧※2018羲爛湮え硐恀旮①拸恀昹陲§腔哫換逄ㄛ寀跤軑▲拸恀昹陲◎郔疑腔え靡賤黍ㄩ涴岆珨汒懂赻陔爛郔旮①腔恀緊ㄛ珩岆懂赻萇荌匋醟醛曀釋鮽﹝

    ﹛﹛跪怢桴刱捧眻襏盚尤鼲齉痤媦胱倇梲期佪秈遙慲Ⅶ﹝﹛﹛炾輪す軞抎暮腔馱釬惆豢婓補窒眥馱笢竘れ賸Ч轄腔毀砒﹝湮模珨祡玴ㄛ笢弊僕莉絨菴坋嬝棒姘測桶湮頗ㄛ岆婓姻瞏迅奾▼腆蝏彄麜公袪﹜笢弊杻伎扦頗翋砱輛遶薹探腔壽瑩奀ぶ欸羲腔珨棒坋煦笭猁腔湮頗﹝湮頗腔欸羲ㄛ勤衾輛珨祭覽擄奏傀姘秷雌薯講ㄛ勤衾苀喉芢輛拻弇珨极軞极票擁睿衪覃芢輛侐跺姻窳蝓埴撫ㄛ勤衾褗硜姻瞏迅奾▼腆蝏﹜妗珋謗跺珨啃爛煖須醴梓ㄛ勤衾輛俴帡湮須淰﹜膘扢帡湮馱最﹜芢輛帡湮岈珛﹜妗珋帡湮襞砑ㄛ撿衄坋煦笭猁腔珋妗砩砱睿旮堈腔盪妢荌砒﹝

    ﹛﹛嗣爛懂ㄛ涳蔬湮悝佼茼弊模睿⑹郖傑庈楷桯腔剒猁ㄛ婓傑庈寞赫膘扢奪燴腔燴蹦旃噶﹜褪悝妗犛﹜侘齬隒﹜悝褪膘扢﹜弊暱蝠霜磁釬脹跪跺源醱羲桯賸炵蹈馱釬ㄛ△藪冾隑朴議伄ㄛ峈督昢衾獐笣庈腔冪撳扦頗楷桯楷閨賸茼衄腔釬蚚﹝涳蔬湮悝蔚輛珨祭樓Ч迵獐笣庈腔苺庈磁釬ㄛ踡踡甡蕞獐笣庈腔盓厥睿堆翑ㄛз妗童蛹れ膘扢詢阨す珨霜湮悝腔妏韜ㄛ肮奀珩峈獐笣庈澄隅祥痄華朓覂※匐匐桵謹§硌竘腔耋繚詢阨す姻瞏迅奾▼腆蝏戧鶶鷏湮腔僚瓬﹝

    ﹛﹛徹扔譫硈均勘﹜湮﹜窪﹜棉§ㄛ珋婓斕用疰З贏仇尿棍遛ㄛ竭嗣汜莉遠誹飲粒蚚賸珂輛腔扢掘睿馱眙ㄛ珨盄馱侀暱л痦椕鼳甡擽繭褔奜窸奿鄞站﹜珨簪沺腔汜莉﹝

    (孮帢鉏迤滾nknown )